⏩补肾,杀死了中国男人的性生活_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2片装

  • A+
所属分类:医学快讯
摘要

        . 1绿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的面色,在这一瞬直接赤红,甚至他的双目也都血丝乍现,整个人喘息粗重,额头青筋直接鼓起,仿佛被天雷轰击!    “天啊!”    谢海洋惨叫中身体颤抖,瞳孔骤然放大,额头的汗水好似雨淋一般飞速的流下,第一个反应就

【好物分享】印度种草篇Top10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 嗨咯,旅行的单细胞回来啦! 这次给大家介绍一些印度平价且好用,日常生活中都能用到的好物。是的,看过《我不是药神》的会有了解,印度还有药和很多“神油”,都可以找我详细了解哈!(添加微信:cmh953793422,请备注“种草”


       

.

1绿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的面色,在这一瞬直接赤红,甚至他的双目也都血丝乍现,整个人喘息粗重,额头青筋直接鼓起,仿佛被天雷轰击!    “天啊!”    谢海洋惨叫中身体颤抖,瞳孔骤然放大,额头的汗水好似雨淋一般飞速的流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开口呕吐,似乎想要将吃下去的死神丹抠出来。    可那死神丹早已融化,任凭他如何去抠也都难以吐出丝毫,在抠了几下后,他的全身颤抖更为剧烈,掐住喉咙发出一声嘶哑的哀嚎。    “水……我要水!!”    在他的感受中,好似口中有一枚烧红的烙铁,此刻卡在喉咙里,仿佛要窒息,大脑更是一片空白,唯有身体似乎在排斥所形成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咆哮起来。    这咆哮仿佛野兽传出,他的身体似乎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要发泄,猛地蹦了起来,不断地在王宝乐的洞府外跳动,口中更是模糊的不断惨叫。    “水……给我水……我受不了……”    这一切,都被在洞府内的王宝乐亲眼目睹,眼看这谢海洋如此抓狂,王宝乐倒吸口气,但目中却有狐疑。    “装的?”王宝乐诧异,实在是他觉得这所谓的死神丹,只是让自己肚子发热而已,似乎没这么夸张才对。    可注意到谢海洋的衣衫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就直接湿透,且他的叫声更加凄惨,舌头恨不能要拔出来时,王宝乐再次震撼,尤其是看到谢海洋似乎都站不稳,竟在洞府外直接跪了下来,一边咆哮,一边不断地轰击大地。    最惊人的,是谢海洋的嘴***眼可见的飞速肿胀,很快的,在王宝乐的目中,谢海洋的嘴唇直接变成了两条紫黑色的香肠,仿佛要变身一般……    这挂着香肠的一幕,让王宝乐顿时骇然,吓的他赶紧猛地缩了缩肚子,好不容易从身边取来一瓶已经不再冰的冰灵水,扔了出去。    “这玩意真的这么厉害啊!”王宝乐心惊时,随着他的冰灵水扔出,谢海洋那里红着眼,发狂的扑来,似乎等不及用手打开,直接就咔嚓一口咬碎了瓶口,猛地灌入口中,刚喝了几口,他就眼睛瞪大,噗的一声全部喷出。    那落下的灵水洒在地面上,都让地面升起阵阵白烟……    “天啊,太辣了!!!”灵水的喝下,非但没有让他觉得舒服,反倒是辣意更加爆发,尤其是原本只是喉咙的狂辣,此刻随着灵水飞速流下,直接就涌入肚子里,顿时火热之意就从他体内疯狂的爆发出来。    甚至他原本不胖的身体,此刻也都渐渐消瘦,就好似自身的所有潜力,在这死神丹的作用下,全部被激发出来。    这,就是丹道系传说中吃下一枚,就会接触死神的……死神丹!    其制作的配方并不出奇,可在当年那位丹师无意的调配下,却变成了一种别说是人类了,就算是凶兽的身体,也都承受不住的疯狂巨辣!    那是超出了承受的极限,好似踏入地狱般的体验,足以让一切尝试之人,此生绝不愿去感受第二次。    王宝乐趴在洞府里,眼睁睁的看着谢海洋吃下死神丹的全过程,这种现场直播的惊悚不断地冲击着他的感官,让他原本都打算要放弃了的,可在注意到了谢海洋竟瘦了后,王宝乐呼吸骤然急促,此刻也顾不得其他,着急的开口。    “真能减肥啊,快把死神丹给我!”    谢海洋整个人已经在那疯狂辣意之下,意识都要模糊,此刻更是精疲力尽,整个人趴在那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没时间思索太多,直接就将死神丹的丹瓶,扔入洞府里。    “我谢海洋……童叟无欺……绝不卖……假冒伪劣产品!”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都不忘自己的招牌,这顿时就让王宝乐肃然起敬,觉得这谢海洋,的的确确是一个靠谱的人。    “好兄弟,是我误会你了!”王宝乐接过丹瓶,安慰了谢海洋几句,立刻就再次吞下一粒,觉得不过瘾,又吞了一粒,感受到肚子里的温度,正在急速的攀升后,王宝乐又看了看自己的脂肪,狠狠咬牙,索性将里面所有的死神丹,全部吞了下去。    “为了学首,为了减肥,拼一把!”    一整瓶死神丹,一共十粒,被谢海洋吃下一粒后,余下的……此刻都在王宝乐的肚子里,终于的,王宝乐之前在岩浆房内承受高温,所换来的忍耐值,在这一刻被直接打破,而九粒死神丹不爆发则罢,此刻凝聚在一起的骤然变化,顿时就好似火焰喷发一般,轰然而起!    一股王宝乐这一生从来没有过的,超越了岩浆室的疯狂辣热,在他的肚子里,好似形成了火海,直接就无形的燃烧起来,他的嘴巴瞬间就膨胀,他的喉咙更是直接说不出话语,他的体内一切,此刻似乎都在疯狂的要炸开!    “天啊!”沙哑的惨叫顿时就从王宝乐喉咙里呜呜的传出,尤其是被限制在洞府内,此刻更是抓狂,似乎一切火热都无法宣泄,只能去燃烧他的灵脂,顿时他的身体就在这颤抖中,惨叫下,肉眼可见的缩小。    这种痛苦,换了常人根本就无法忍受,可对于一个想要减肥的胖子来说,只要是能一劳永逸,那么再大的艰难,也都可以克服!    就这样,在王宝乐的洞府内外,他与谢海洋一起,都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哀嚎惨叫,好在这里平日中来人不多,否则的话必定骇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一个时辰过后,谢海洋略微恢复时,他充满了了劫后余生的激动,可王宝乐的惨叫,依旧还在继续,他洞府内更是传开了轰鸣声,似乎整个人正在疯狂。    实在是众多死神丹的爆发,让王宝乐身体的燃烧,比在岩浆室缓慢升温激烈了太多太多,那种从内到外火热无比的感觉,让他体会到了谢海洋方才的抓狂,且他的感受,是谢海洋的十多倍!    刚开始的时候,谢海洋还有些幸灾乐祸,吃下了死神丹的他,此刻看到别人难受的样子,心底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可渐渐地,又过去了一个时辰后,谢海洋呼吸中透着紧张,擦着汗水震惊了。    “你……你吃了多少?”他已经骇然无比,实在是王宝乐折腾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按照他之前的经验,王宝乐这里不应该持续这么久才对。    很快的,第三个时辰,第四个时辰……直至过去了五个时辰,洞府内的咆哮戛然而止时,谢海洋心底咯噔一声,担心王宝乐挂了,赶紧冲进了洞府内,首先看到的是落在不远处的丹瓶,望着那空空的丹瓶,谢海洋脑海嗡的一声。    “太狠了……你一共……吃了九粒?!”谢海洋只觉得头皮发麻,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人,可以吃下九粒死神丹,这对他而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一般,却偏偏发生在自己面前。    此刻吸气时抬头的瞬间,他看到了在这洞府角落里,披头散发,衣衫残破,且身体已经明显瘦了下来的王宝乐,正闭着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四肢还时而抽搐几下。    “同……同学,你……你没事吧。”谢海洋目中带着敬畏之意,如看神人一般望着王宝乐,试探的问了一句。    就在谢海洋话语传出的瞬间,躺在那里的王宝乐,他的双眼蓦然睁开,露絀茫然,很快的,王宝乐似乎回过神来,飞速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在看到那久违的记忆里的小肚子时,王宝乐激动了。    “学首,是我的了!”王宝乐仰天大笑,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随着话语一同出现的,还有那滔天的气血,轰然而起,又瞬间好似被封印般,刹那消失,全部收缩到了王宝乐体内,他的体内体外,在这一刻,那好似两个世界的感觉,比之前强烈了无数!    “封身……大圆满!!”谢海洋眼睛猛地睁大,失声惊呼!    实在是古武到了封身境后,想要进步很是艰难,从封身初期到大圆满,对于很多人来说,往往需要至少数年才可做到,甚至更多的人,需要花费十年以上才可。    但这一瞬,王宝乐的身上的气息,那种强烈的好似与世界隔绝的感应,无不代表他的封身,已彻底圆满,只差一丝……就可迈入古武最后的补脉境!    “这怎么可能……”    “吃死神丹,居然还能修为突破?!”    谢海洋顿时脑海凌乱,他实在是觉得匪夷所思,哪怕他之前已经知道了王宝乐的身份,也知道王宝乐就是举重突破,岩浆室突破的狠人,也依旧还是心神震撼,脑海嗡嗡的。    他更是清楚,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死神丹又会有不少学子去购买,暗中尝试,毕竟无论是环岛举重的地方,还是战武系的岩浆室,如今都是人满为患,每天都有不少人去尝试突破……船,还

⏩补肾,杀死了中国男人的性生活_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2片装

1

中国男人真的有这么虚?

真的有这么多需要补肾的?

听过一句俏皮话:全中国的女人都需要隆胸,全中国的男人都需要补肾。

无论网上、电视上、大街广告牌上,到处都有忽悠女人去隆胸的广告,让女人对自己的胸部大小永远保持不满的状态;而同样,腰酸背痛,气色不好、房事不和谐,广告里会说,男人们注意了,这是肾虚的症状,要赶紧补肾才行。

大体上,补肾产品的广告里,有一个一脸幽怨、欲求不满的女人,还有一个满脸愁容、一看就阳痿早泄的弱鸡男人,激发出男人对自身性能力的担忧,恨不得马上就买一大堆补肾产品,把自己补得威猛不凡。

于是,烧烤店里面,羊腰子、烤韭菜火了;各种补肾产品,也火了;野生动物里面,号称能壮阳的,就悲惨了……但问题是:中国男人真的有这么虚?真的有这么多需要补肾的?


2

中国男人需要补脑

而不是去补肾

其实,中国男人需要补脑,而不是去补肾。因为着急着补肾,把自己补出毛病,或者上当受骗的,不在少数。

浙江东阳县的谷先生,人到中年,觉得自己体力下降,而且长了很多白头发,非常不开心。断定自己需要补肾。

好在这年头网络发达,人家一拍脑袋,去网上查了资料,发现何首乌能补肾,能强身健体,还能令白发变黑。

谷先生激动万分,马上跑到附近小药店里,自行买了一斤何首乌,回家后,掺着芝麻糊,每天早上喝一大杯。

他等着奇迹发生,结果一个月后,体力没有上升,白发没有变黑,相反还出现了吃不下饭、恶心、浑身没力气的症状。

谷先生吓得不轻,赶紧停吃何首乌,把剩下的药扔掉了。

但停吃何首乌以后,身体的不适感,却依然越来越严重,肚子胀得厉害,全身变成蜡黄色,最后连眼珠都变成黄色,小便黄得跟浓茶一样。

他赶紧跑到医院去检查。

一查,吓坏了,化验显示:他血液中的总血红胆素和转氨酶都高得离谱,超出正常人好几倍,肝功能严重受损,再多吃几天何首乌,就会一命呜呼。

谷先生着急着补肾,却忘了一件事:生何首乌有毒,对肝脏有很强的损伤作用。

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胡振斌医生表示:“吃何首乌引起肝功能损害的案例,我每年都接诊3~5例,这是因为食用生何首乌后,需要肝脏进行分解代谢,有一些成分或者其分解代谢后的产物会对肝脏造成损伤。”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安。。。。。。。。。。。。。。。。。。。。。。。。........................................................................................................................................................................................................................................................................................................................................................................................................................................................................................................................................................................................................................................。。。。。。。。。。。。。。。。。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3

何首乌的肝毒性

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早在201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已经通报过何首乌的毒性,并规定今后保健品中,生何首乌每日用量不得超过1.5克,制何首乌每日不得超过3.0克。

而且,肝功能不全者或者有家族病史的人,要禁用。

但何首乌的肝毒性,并不为大众所熟知。大众依然被它吹上天的补肾、生发功能而迷惑,各种保健品、洗护产品里面,依然添加了不少何首乌。

长期服用的、过量服用的,不在少数。拿何首乌补肾,肾没补好,还把肝脏给损伤了,得不偿失。


4

补肾药花的高价钱

只是一笔智商税而已

补肾壮阳产品,除了上述有损健康的,还有一种,虽然没什么损害,但也没什么用。

补肾药花的高价钱,只是一笔智商税而已。

海南陵水一位21岁的小伙符某,年纪轻轻,不知道哪根筋出了毛病,觉得自己肾不好,要补肾。

【澳洲精品】swisse 护肝片奶蓟草护肝解酒片120粒Liver Detox护肝宁 护肝解酒排毒 帮助消化 滋补肝脏 澳洲代购

 【澳洲精品】swisse 护肝片奶蓟草护肝解酒片120粒Liver Detox护肝宁 护肝解酒排毒 帮助消化 滋补肝脏 澳洲代购 简介: 肝脏是人体中最大的内部器官,并负责消除毒素,帮助消化,并帮助调节新陈代谢。 护肝宁片含有奶蓟草和朝鲜蓟营养成分,抗氧化效果, 有利

他在网上搜索补肾药,在某网站下单,准备购买一些服用。

结果不久之后,有位女子打电话过来,自称是“广州中医研究院”的,称他们这边有一种非常厉害的补肾药。

架不住对方一番推荐,符某答应试一下。打了两千块钱到女子指定账户,买了女子寄来的6盒黑色颗粒药物。

可能吃了一段时间,还没见什么效果,女子又向符某推荐了一名中医专家。

专家在电话里对他嘘寒问暖,问他疗效如何,又向他推荐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补肾药,他又花了六千块钱,买了些水晶胶状的药物。

三天以后,接着有一位自称“教授”的人,来联系他,劝他的再花一万块钱,购买他们的拳头补肾产品,号称比之前的都有效得多。

这下,符某才反应过来,好像自己遇到了被欺骗,赶紧报警。

白白浪费了近万块钱,还好身体无恙。

之前我们也写过文章,称大部分保健品,都是骗人的。补肾的保健品也不例外。

保健品的成本只有销售价格的10%,而且没有数据支撑补肾功能,基本上都有虚假夸大宣传和没节操的炒作。2015年,国家食葯儖侷披露了《关于9家网站发布虚假信息的通告》,指出,补肾壮阳产品,是坑蒙拐骗的重灾区。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安。。。。。。。。。。。。。。。。。。。。。。。。........................................................................................................................................................................................................................................................................................................................................................................................................................................................................................................................................................................................................................................。。。。。。。。。。。。。。。。。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 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5

珍稀动物被认为有补肾壮阳功效

招来无妄之灾

最可怕的,是很多珍稀动物,被认为有补肾壮阳的功效,招来无妄之灾,差点就要被吃灭绝了。

有名的禾花雀,在13年前,还是处于“无危”状态,中国很多地方都有,捕鸟人一天能抓上50多只。

但因为被认为是有“补肾壮阳”功效的天上人参,被滥捕滥杀,非法捕猎、运输比比皆是,结果短短13年间,升级成为“极危”物种。

此外,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会,发布《犀牛角消费报告》,指出:“亚洲人误以为犀牛角能壮阳,致使非法盗猎活动猖獗。

这里的亚洲人,中国人占了很大分量。

中国是犀牛角的主要进口国,很多人认为把犀牛角磨成粉,服用以后会有壮阳效果,结果导致大量濒危的野生犀牛被杀。

可犀牛角的成分不过就是角蛋白,和人的指甲成分类似,根本就没有啥壮阳功能。

遭殃的还有“森林之王”老虎。很多人认为虎骨、虎鞭能壮阳,结果老虎也倒了血霉。

2015年,加德满都一次反偷猎大会上,野生动物专家宣称:“中国人对老虎器官、骨骼等的需求大增,破坏了保护保护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努力。”

禾花雀也好、犀牛角也好、还是虎鞭鹿鞭也好,人们脑补它们有补肾壮阳的功能,却让野生动物保护陷入了困境。


6

如果真有病,建议去正规医院检查

其实,补肾是一个来自中医的概念,是一个很虚的概念。

科普作家刘文昭指出:“现代医学上的肾,指的是肾脏,‘肾’是身体内生成尿液的器官,通过肾脏的过滤,把身体的代谢产物以及其他身体不需要的物质从尿液排出,把大部分水以及人体需要的物质留下。

从这个角度看,纵欲不会伤害这个‘肾’,补这个‘肾’也不会对性能力有什么作用。”

而中医所说的“肾虚”,其实是人身体的一个系统,而不是单纯的肾脏。

而性能力障碍,通过吃羊腰子、韭菜、牛鞭虎鞭,也没法解决。

而吃这些东西,觉得能提高性能力,纯属于“以形补形”的巫术。

美国食品技术协会高级会员云无心博士指出:“不管是现代医学上的肾还是传统医学里的肾,指望吃什么特定的食物去‘补’都是不靠谱的。完善的肾功能,来自于健康的身体。要获得健康的身体,需要全面均衡的营养和适当合理的锻炼。”

如果真的有腰痛之类的“肾虚”症状,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去医院做个检查,看是否是有肾脏等器脏方面的病变;而要提高性能力,那得增强运动,调节心理,膳食均衡。

真有什么男科方面的问题,去正规医院找医生看,遵医嘱用药,也比自己拍脑袋进行食补,有效的多,安全的多,也省钱的多。

总之一句话,如果真有病,建议去正规医院检查,遵医嘱治疗。不要相信偏方瞎补。

轻则把自己的血汗钱白白送给了奸商,重则坑害自己的身体。伤及其他无辜的种群动物,那更是造孽,不应该。

↓↓↓ 分享+点击"阅读原文" 【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

科普“百科传说 水果伟哥绿盒(Kamagra Jelly Vol IV)

水果伟哥绿盒(Kamagra Jelly Vol IV)一盒7条果冻 西地那非100mg
30分钟起效

物美价廉的小样之Liv.52系列护肝片

屠呦呦和爱因斯坦、图灵等入围20世纪最伟大科学家,若用拯救多少人的生命来衡量伟大程度,那么屠呦呦及其发现的青蒿素将毫无疑问是最伟大的。屠呦呦出身于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与北中医有良好合作关系,其科研同事同时任职国内中药博士的博士生导师。中药是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